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文杂烩

原来,你不知道我是谁

2017-09-08 21:31:30 作者:网络

 大概是白日里的阳光太过热烈,被子晒的暖和了些,麦子一夜没睡安稳,反反复复地将手甩到被子外边,冻的受不了了再拿进来。 

  后来,索性醒了。 
 
  隔着一重厚实布帘的窗外,路灯似乎还亮着,树木枝叶的影子被惨淡的灯光打在布帘上,七零八落影影绰绰。 
  开了手机,黑暗中,屏幕发出的蓝光有些刺眼,麦子不由地便眯起了眼,桌面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五点零九分。 
  麦子侧转身,点开微信。 
  微信里很是热闹,接二连三地蹦出消息,都是昨晚睡不着觉的夜猫子,在朋友圈里狂转一些有的没的链接。 
  最后点开的是孤烟在前一晚22:58分发来的消息。 
    ‘哦,中午刚去过你爸妈家,说你要回来,到时联系吧。’ 
  麦子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本想回些俏皮的话,在手写界面上写了删,删了又写,最终,只写了一句,‘原来,你不知道我是谁……’ 
  点了发送之后,麦子便随手关了机,继续躺着,看着布帘上零乱的枝叶剪影发呆。 
t0132f20c31434e1230.jpg
 
  孤烟,原是梅子母亲的学生,他的父亲与梅子的父亲于七八十年代时曾在大西北的一处研究所里共过事,两家又住在同一个大院里,所以关系一直不错。即便是后来回了江南,没在同一座城市里生活,相互间依旧会经常走动。
 
  梅子曾带着麦子一同找孤烟聚过几回。后来,梅子还半开玩笑地说,麦子,不如你就嫁了他吧,挺好的一个人。 
  那时的麦子,刚刚结束了长达数年的感情,身心俱疲,情绪不免有些低落。梅子说看不惯她那付萎靡颓废的样子,就拉她出去散心。 
  那时的孤烟,因为不满国企内部刻板的制度及旱涝保收的消极氛围,便辞了职,拿出几年里攒下的积蓄,又贷了些款,开了一家小型的室内装潢公司。因为努力,又是专业出身,慢慢地,便在业内积累起了名声,接的单子愈来愈多,虽然公司一直在招人,还是觉得忙不过来。孤烟又是个做事极其认真的人,许多事务,他都是要亲力亲为才会安心,所以,经常忙到半夜。 
  只是,只要梅子呼他,他都会排出时间,带她们去喝茶。 
  梅子便总是笑话他,难怪老大年纪了还找不着女朋友,除了茶室,几乎就没有别的去处了,哪家的女孩子会喜欢一直泡在茶室里的约会?像极了上了年岁的人才会有的做派。 
  麦子却无异议,只要能有片刻的安静便好。  
  每回去喝茶,麦子都不大出声,只是坐在一旁,听梅子和孤烟天南地北地闲侃,偶尔捧起面前的菊花茶来喝。 
  其实,平日里的麦子是极少喝水的,更不用说是喝茶了,她只是喜欢茶室里安静的氛围,除了一支曲调老旧的音乐若有若无地游荡在茶室的空气中,便只有临近的隔间里会偶尔传出一两声的轻笑。每回去,麦子要的都是菊花茶,也只是喜欢看那些重重叠叠的洁白花瓣在清水间慢慢舒展开来,绽放成让人惊艳的模样。 
 
  在麦子眼里,孤烟是个性情温和的男子,虽然他总是来不及换掉那身已经穿的有些发白了的夹克牛仔就匆匆地赶来赴约,聊天时话也不多,但他的脸上一直会有温暖的笑容,给人一种舒坦稳妥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故,每回梅子拖麦子一同去,她都没有拒绝。 
 
  后来,梅子出国了,带着她的新婚夫婿。 
  麦子和孤烟都去了机场。 
  梅子抱着麦子,在她耳旁轻声说,麦子,把过去忘掉吧,都翻篇了。 
  转头又对孤烟说,麦子是我的好姐妹,我不在的时候,你要替我照顾好她。
  好。孤烟的回答很简白。 
 
  之后,有些日子,孤烟不太忙,便会发来消息,晚上有空吗?去青藤坐坐吧,我来接你。 
  青藤,他们常去的那间茶室。 
  好。 
 
  后来,麦子就职的外资企业要扩展业务,挑了一处沿海的城市筹建分公司,人手吃紧,熟悉业务的麦子便被派遣了去。 
  回来休息时,麦子会发消息给孤烟,两人依旧会一道去青藤,吃茶,闲聊。
  只是,聊的都是各自的工作。然后,便是梅子。 
  这么淡淡地,处了一段日子。 
 
  再往后,随着分公司的业务上了正轨,分派的事儿越发多了,麦子待在这座城市的时间跟着不断消减,与孤烟之间的联系便也日渐少去。 
  最后,至无。 
 
  前些日子,因为办了新的移动套餐,手机流量变得宽裕许多,麦子便下载了微信,添加了一些朋友。 
  在通讯录里看到孤烟的手机号码时,麦子觉得有些生分了,愣怔了一下,还是点了添加,并在验证栏里写,好久不见,可好? 
  第二日便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孤烟的消息。 
  因为天气变化快,早晚温差大,这一冬,流感爆发,周边的人,几乎没有可以幸免的。孤烟,也不例外。 
  麦子便发,多喝白开多休息,等大好了,有机会喊你吃茶。 
  孤烟回,我请你吧,何时有闲和闲心? 
  成,哪天我回来了,一定喊你。
  几日后,孤烟好了,麦子却中招了。 
  孤烟寻得一方,发来。 
  麦子按着方子煎了生姜红糖水来喝,三日后便痊愈了。 
 
  麦子因为经常要在晨间接收总部发来的工作邮件,再安排好这一日里要做的具体事务,便习惯早起。 
  而孤烟,通常是白天城西城东地四处跑,到现场去落实装修方案、检查施工质量。晚上便回到兼宿舍的办公室里修改新接单子的设计图稿,总是要忙到近凌晨了才肯收工。若是哪天脑洞大开,有了新颖别致的想法,便更是没有时间概念了。 
  因此,两人之间的消息往来,通常是麦子在晨间收发消息,而孤烟,则要到了夜半三更才会回发。 
  麦子便开玩笑说,我们之间存在着时间差。
  快新年了,麦子收到梅子的邮件,麦子,我们有三年没见了吧,想你了,也想回家看看父母。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年开春回来,到时候一定要空出时间呦,好好陪陪我。 
  麦子回复了邮件,顺手点开微信,给孤烟发消息,梅子,算发小不?开春回国,待10日。
  后来,麦子便收到了开头的那条消息。 
  晚上,孤烟问,难道不是梅子?有时差啊。
  麦子回,从开始便错了。孤烟追问,那谁啊?报上名来!
  麦子却无言,退出了微信。 
 
  朋友圈中,那么多的人,终日隔着屏幕,嬉笑怒骂,胡侃八卦。即便是聊到十分熟了,到了最后,依旧还是会有一些人始终都不知道你是谁吧。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mt_600*310


拍一拍网

广告招租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0863603” 立即领红包

下载手机淘宝客户端,领新人专享100元红I包!http://m.rijni.top/h.3Q7VIt7 ----------------- 復·制这段描述,¥2rCObi7V5o0¥ ,咑閞【手机淘宝】即可查看
扫码瓜分支付宝10亿红包
转盘抽免单,大批0元商品等你免费拿,更有大额红包发放中,一键抽奖>>

揭秘 唯品会的女人 为什么那么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