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文杂烩

桂香季 枫叶又飘红

2017-09-08 21:28:00 作者:朋友吧

 漱洗间的门打开着,暖黄的灯光倾泻而出,铺陈了一地。

  诸葛瑾站在整理镜前,竖起右手的食指,用吹风机将头发一绺一绺地吹干。
  或许是吹风机吹出了暖风的原故,手指慢慢变得干燥与温暖,不再痛地钻心。方才,尽管很小心了,被水泅湿之后的伤口,依旧痛地让她皱起了眉头。
  昨晚,从超市回来,提着大包小包站在家门口空出右手往大挎包里摸钥匙,胡乱中没掏着钥匙,却被挎包里不知啥时候敞开了封袋的一块保安刀片划破了食指。当时并无感觉,等到发现时,血水已然模糊了整颗指头,一种冰凉的疼痛正沿着右臂漫上来,让她忍不住‘咝咝’地往嘴里连抽了好几口冷气。
  就着水喉冲洗掉外面糊着的那层血迹,露出食指内侧的伤口,皮肉发白,割得有点深。家里只有创口贴,曾听说整日贴着的话会不利于伤口的愈合。而她,有一堆的事等着要打理,忙得跟个陀螺似的,是不可能趁着这个机会偷懒的。从药箱底部翻出一支芦荟胶,据说这东西能随处抹,功效强大仿若万金油,便涂了些在割破的地方。
  今天周一,上班的日子,早上还得主持部门的晨会。望着镜子中纠结的头发,诸葛瑾想,诶,总不能就这么地去见人吧?
  竖起食指瞧了瞧,一晚上过去了,割破的地方干干的,似乎已经结了痂了,应该没啥大碍,还是洗个头吧,要不然,以这种形象见人,她还真没那个自信。再说,顶着一头油腻,自己心里也别扭,这一天应该都会过的心神不宁无所事事而没有成效的。
  初淋水时确实没啥感觉,等上了洗发水,伤口处便涨开了,开始隐隐作痛,而且愈来愈钻心。唉,这芦荟胶的功效,看来也是被夸大了的,并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完美’。
  左手的镯子顺着举高了的手臂滑落下来,露出腕间的那道疤痕,相比周边的肤色只是浅了些,不仔细看似乎难以发觉。
  诸葛瑾有了半点的怔忡,那个时候,用自己的右手去切开左手,怎么会没有感觉呢?这会子,才多大点伤口,便觉得浑身冰冷,仿佛被卸了半身的血似的。
  原来,自己也是个怕痛的人。 
  
  2008年初秋,在另一个城市找到高薪工作交往了四年的大学男友,终是禁不住时间与空间的双重隔断,加上一旁美女同仁的暧昧暗示,没过多久,便不再有耐心去打破大学爱情出了校门就死翘翘的传统魔咒,忐忑地提出了分手。
  当时,为了生计要在新公司里站稳脚跟而没日没夜忙着加班加点还嫌时间不够花的诸葛瑾,实在是抽不出更多的精力去整理挽回这段已经有些寡淡了的感情,只在回复的邮件中敲出个‘好’字,便终结了这段在象牙塔里酝酿开花的爱情故事。
  舍友们最看好的这双金童玉女,自此,劳燕分飞。
  奋斗了三年,诸葛瑾从一个文员兼销售兼跑腿将杂七杂八事情揽于一身的底层小员工一路冲到了经理助理的位置。
  在枫叶飘红的季节,诸葛瑾接到同学辗转捎来的前男友的结婚请柬。
  握着那张烫金的大红喜帖,诸葛瑾恍惚中记起曾经的那些风花雪月、爱情往事。到底,是自己的初恋,有了四年的感情投入,当初的分手,说没有伤感那都是骗人的。只不过,这忙碌的日子,那一些些伤痛,怎经得起繁琐生活的摧朽?才刚从心底边泛起一丝小浪花,就已被接踵而来的诸多杂务堆积地见不着了踪影。也幸亏如此,而今再次面对,亦能从容些了。
  婚礼席间,遇见不少同窗,大伙儿可惜视为标榜的一双校园情侣到了最终还是分道扬镳,却也晓得事理,不再重提往事。诸葛瑾便落得安耽,只管挟菜来吃。
  
  半年后,诸葛瑾认识了海子,在网上。
  聊了一段日子,知道原本就在毗邻的两座城市里生活,便约了时间见面,感觉良好相谈甚欢,于是,成了男女朋友。
  或许是精神上少了一份寄托,离家甚远的诸葛瑾,便将工作之后的所有空余,都投了进去,包括感情。
  如此,又交往了一年。
  在这一年中,诸葛瑾所在的公司接手了许多件大单。买卖做的好了,赚得盆满钵满的老板心满意足,为了继续拉拢这一票铆足了劲为他赚银子的手下,也为了呈现自个儿的气派,方便吸引更多的人才,老板花钱拍下了江对岸的一块地皮建房,计划用成本价卖给职员,做为回馈。
  这样的好事自然是适合锦上添花的,经过商榷,诸葛瑾与海子便约好了交房之后开始装修,尔后,在自己亲手设计的房子里举行婚礼。
  生活的列车,似乎正在开往幸福的方向。
  在一个能嗅到桂花香的清晨,诸葛瑾起早了,便打开冰箱煎了蛋,烤了面包,为自己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
  然后,坐下来处理邮件。
  收发了几封公函之后,诸葛瑾打开一封陌生的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寥寥数字:想知道的话就回邮吧。
  附件包内,是几张照片,海子跟一个女子的亲密合影。拍摄的日期很新,就在前天。背景诸葛瑾也很熟悉,是海子的公寓,浪漫的烛光晚餐。
  诸葛瑾愣了一会儿神,在回复中打个‘?’,点了发送。
  只数分钟后,便有邮件过来。
  原来,海子的背后是有秘密的。
  那个秘密,让诸葛瑾在突然间变得沮丧,颓废到差点放弃了自己。
  幸而,那段日子阎王爷外出,闭门谢客。
  几幢楼房盖的各有特色,诸葛瑾住的是二号楼的东边套。
  装修结束后,诸葛瑾便从网上拍下了向往已久的一套藤制桌椅,摆在阳台上。
  行色太过匆忙,往往会错失掉许多美好的东西。诸葛瑾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决定,从今往后,要争取多给自己的人生留一些闲散的自由。
  于是,每天清晨,她都会泡上一壶雾气氤氲的绿茶,靠着舒适的藤椅,看太阳从江的东边慢慢跃起,为她一直奋斗着的那座城市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黄。晚间下班后,她也会推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坐在阳台上,安静地看着这座城市的灯火被次第点亮。华灯初上的城市,在黯沉的夜幕中凸现出璀璨的剪影,有了一种别样的美丽。
  而此刻,诸葛瑾正打开车窗,让微凉的风从张开的手指缝间穿梭而过。
  一片微微泛红的枫叶,随风飞舞,飘进了车窗。空气中,隐隐有了一丝清冽的桂花香。
  握着方向盘的右手,微微竖起的那根指头,一张用水笔勾勒而成的小脸正在创口贴上,迎着初秋的阳光眉花眼笑。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mt_600*310


拍一拍网

广告招租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0863603” 立即领红包

下载手机淘宝客户端,领新人专享100元红I包!http://m.rijni.top/h.3Q7VIt7 ----------------- 復·制这段描述,¥2rCObi7V5o0¥ ,咑閞【手机淘宝】即可查看
扫码瓜分支付宝10亿红包
转盘抽免单,大批0元商品等你免费拿,更有大额红包发放中,一键抽奖>>

揭秘 唯品会的女人 为什么那么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