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文杂烩

小白是只鼠

2017-09-08 21:27:00 作者:网络

 隔着卧室透明的玻璃墙,我看到朵儿穿着淡青色的居家服,蜷腿陷在墙角那张松软的长沙发里,埋头编织着一件暗红色的毛衣。身旁矮几上的那盏台灯点亮着,所散发出来的晕黄的光,将灯罩四周垂下的流苏影子打在她的脸上,烙下了明暗相间的痕纹。她的神情看上去便有些模糊不清,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隐约间却透出些许的落寞来。

  伸手抹了把脸,觉得有些无聊了,我踮起脚,翻出卧室的天窗,开始在餐厅的塑料壁上啃啮。我的两颗门牙越长越长了,若是不将它们磨短,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便只能看着食物恹恹的饿死。
  或许是我磨牙的声音惊动到了朵儿,她掉转头看向我的方向,片刻之后,放下手里的活计,趿上棉拖,朝我走来。
  我继续侧着身子磨我的牙,只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她。
  她蹲下身来看我,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我去给你拿些吃的来。便起身往厨房去了。
  当她再次蹲下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小块红烧豆干、小半粒核桃仁,外加一小片干净新鲜的青菜叶子。
  她就是这么的懂我,知道我最爱吃什么。
  不像她的父亲,那个有些小气却仍不失可爱的老头儿,总是用诸如黄瓜皮、胡萝卜蒂,还有那些有些变质了的地瓜丁来敷衍我,真的让我很不屑。
  还有她的母亲。虽然,她也会给我吃一些饼干面条之类松软的食物,但是我不喜欢她在我睡觉的时候拿着卫生筷子戳我的肚子(注:我喜欢仰睡)喊我起来吃东西。我不喜欢别人打乱我的生活规律,她却仿佛从来没有听到过我抗议的嘶吼声,非得扰到我再也睡不了觉为止。这是一个让我感觉困扰却又无力解决的事件,真的让我很抓狂。若是我能上网冲浪,我发誓,我愿意花光我所有的金币,也要跪求到一个解法!除此之外,她还算得上是一个可爱的老太太。起码,我的卧室基本上都是她给我做的,我还是蛮喜欢那些漂亮的小盒子的,虽然过不了三两个晚上,它们便成了我磨牙的牺牲品。为此,老太太总是嘟嘟嚷嚷着责备我,却又不得不丢掉被我啃的千疮百孔的破盒子,另做新的给我。在我看来,这是一项非常好玩的游戏,起码,我能用它来打发掉一个个孤单而漫长的夜晚。
  所以,我乐此不疲。
  朵儿用纸巾仔细地抹干净我进食用的大碗,把食物放进去,递到我跟前。
  唉,谁让我是个天生的小吃货,美食当前,舌尖上的诱惑,让我怎么能够抵挡?!我不再继续假装酷帅,一头翻进餐厅,利索地踩上我的大碗,捧起豆干便啃,真是美味呐!
  朵儿蹲在一旁,微笑着看我。
  咸的豆干、香的桃仁、清新的菜叶儿,这是我一向的用餐次序,很少打乱。
  扫光了面前的美食,舔干净双手,好整以暇地整理好洁白的毛发(或许我生来就有轻微的洁癖,一直以来,我都是如此的爱干净,如同珍惜生命一般地去爱惜我那身雪白的漂亮皮毛),我从容地踏上了朵儿伸过来的手掌,寻得一种舒适的姿势,懒懒地伏下来。我喜欢那种干净而温暖的感觉。在南方这个潮湿阴冷的季节,能在朵儿的手心里窝上一阵子,是我在每个夜晚都企盼着要做的事儿。
  朵儿上班的地方离城里好像蛮远的,要坐很长时间的车才能到达那里。所以,有些时候,朵儿会留在她上班的地方不回来。在那些朵儿不在家的夜晚,我的内心总是空落落的,老觉得有一件什么事儿没有完成。我变得烦躁不安,我得做一件能够让我安静下来的事儿。于是,我开始在每一个房间里翻进翻出,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吵得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老头儿没得安宁。他不得不起身去找一些我不爱吃的东西来糊弄我。我从不理会那些让我觉得厌恶的食物,只是借机把双手搭在他的手上,然后,翻身上去。他无奈,只得丢下那些个什物,空出手掌来托我。虽然他的掌心不够温暖,却也是干燥的。
  聊,胜于无。
  朵儿喜欢把我举到面前,用手轻轻地抚我的背,有些时候,她会亲昵的用鼻尖来摩娑我的鼻尖。我很享受那种被宠着的感觉。
  出生没多久,我便跟着小灰一同进了这个家。童年、少年、青年、壮年,一直到现在,我已经在这个家里渡过了两个新年。这种现象,在我们鼠族里是不多见的。因此,朵儿总是笑着称我是百岁老人。
  而小灰,那个灵活好动的家伙,在来到这个家庭的那年夏天,却因为一场痢疾,上吐下泻,最终体力不支,早早的,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若是有轮回的话,他现在会不会已经变成了一个人?会是年轻的帅小伙?还是漂亮的女娃娃?我很想知道!
  时间老人的手,也在慢慢地掏走我的青春与活力。虽然我翻墙的动作依旧灵敏,并不输于以往。只是,每当朵儿的手抚过我的脊背时,她都会忍不住的转过头去对着她的母亲说,小白变瘦了,摸上去都是骨头,不像以前那样肉嘟嘟的了。
  听到这话,我总是掉转头,看向别的地方。虽然鼠族是不会流泪的,但我却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楚东西了。唉,鼠生,总是短暂的!什么时候,我会与小灰再度重逢呢?我憧憬着那样的时刻。只是,眼下,我真的有点儿,不舍得离开我的主人。
  回转头,我忧郁地望向朵儿。她正眯起眼看电视,发觉我回头,便宠爱地抚了抚我瘦骨嶙峋的背,是不是要休息了?我没有吱声,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掌心。
  朵儿托着我回到卧室的上方,我没有迟疑,一头便扎进了干燥细软的木屑堆里,随手扯了些木屑遮蔽住顶上的天空。
  我喜欢待在这里,这方小小的没有太多缝隙的空间。
  只有它,能够包容我所有的喜怒哀乐,让我觉得踏实。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mt_600*310


拍一拍网

广告招租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0863603” 立即领红包

下载手机淘宝客户端,领新人专享100元红I包!http://m.rijni.top/h.3Q7VIt7 ----------------- 復·制这段描述,¥2rCObi7V5o0¥ ,咑閞【手机淘宝】即可查看
扫码瓜分支付宝10亿红包
转盘抽免单,大批0元商品等你免费拿,更有大额红包发放中,一键抽奖>>

揭秘 唯品会的女人 为什么那么骚!